散户遭遇凶猛猪周期 每头亏损1000多元
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21-09-10 23:56来源:证券时报

 前两天打电话回家,得知隔壁四叔家的几头肥猪已经出栏了,以每头亏损1000多元为代价。尽管四叔也非常不甘,但在强大的猪周期面前,他却也并没有更多选择。

  四叔是典型的小农型生产家庭。以往他每过完春节,便出门务工,干些体力活以补贴家用。可如今年过6旬、又身无一技之长的他,务工这条路也慢慢走不通了。好在他有着典型中国农民所拥有的勤劳,即便外面找不到活,留在家里种种地也还是能糊口的。这些年村里出门的人太多,耕地大面积撂荒,很多人非常愿意把地免费借给他种,以保持土地的肥力,不要被杂草所吞噬。加之农村的基础设施改进了不少,尤其是机耕道通到了每一块田地,大大节省了农民作业时的体力消耗。

 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前两年的猪肉价格,被拉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。用四叔的话说,一张红红的票子,拿到镇上只能换一刀窄窄的半肥瘦回来,而以往可是能换回一大块后臀肉——在我们那,这是猪身上最金贵的部分。对于收入不高的乡里人来说,猪肉涨价对他们生活的影响还真不小。不过事情也分两面,猪价高企,对养猪的农户来说,却是一大利好,在行情最好的时候,一头猪就能赚上1000多元。

  听家里人说,今年春节刚过,四叔便从集上挑回了四头小猪,虽然每只只有10多斤,但他付出了每只1800元的价格。站在今天的角度看,这是四叔今年最失败的一次“投资”,但在当时的情形可完全不是这样。春节期间,猪肉最高每斤超过30元,一年下来光吃肉的话就要花不少钱;而养一头猪的利润却很高,按当时的行情,四头生猪的利润可以抵他在外务工三个月的工资。只是,他完全不知道,等待他的,将是一场多么猛烈的周期波动,以至于最终他连猪苗钱都没能收回来。

  几头小猪买回来不久,猪肉价格便开启了下跌趋势,而彼时的小猪价格,却还坚挺了一段时间。倘若那时四叔果断地卖掉小猪,倒是可以及时止损,但他显然不愿意也并不知道可以这样做。以大商所上市的生猪主力期货为例,在今年3月2日当天,创出了28400元/吨的历史新高,接着便一路下跌,截至9月3日,已下跌至15880元/吨。比期货价格跌幅更猛烈的则是猪肉价格,大家在有生之年见证了半年内从每斤三十,到每斤十三,如今甚至已跌破十元的剧烈变动。据家里人说,在初夏猪肉价格腰斩的时候,很多人开始“反向操作”,买入猪肉灌香肠。他们的想法也非常朴素,当初30元/斤不敢多灌,现在15元了还不赶紧多买点儿?

  20多年前,尚未成年的我已经感受过一次猪周期的威力。那是一个夏天,我家的母猪正好下了一窝小猪,按当时的行情,正好可以解决我兄弟二人新学期的学费。但好运只赶上了一半,父亲第一次赶集高价卖掉了一半的小猪,解决了我哥的学费问题;五天后的第二次赶集,猪价便雪崩似地下跌,我的学费大约只解决了不到一半。当时我一度开心地认为,没有凑够学费,是不是就可以不用上学、继续在田野玩耍?只是时间太久,到最后怎么凑齐的学费,我却忘记了。

  大约在十年前,网易的丁磊开始养猪,随后不少企业家跟进。不过现在看来,他们的举动多少有点行为艺术的味道。过了不久,浓眉大眼的国企武钢也宣布进军养猪业。当时有人说,武钢这是钢铁主业不好赚,转变思路想干点轻松活。他们都低估了养猪的难度——如今的世道,早已不是当年搭个猪棚,搞定水源、饲料就能赚钱的草莽时代。再后来,养猪的公司一家又一家地登陆A股,他们的业绩同样随着周期的波动上下起伏。当一个叫“非洲猪瘟”的名词为全国人民熟知,当农业农村部的官员号召大家多吃猪肉,以应对猪肉价格下跌过快,人们才终于发现,曾经的历次周期在这一次面前,是多么微不足道。


website qrcode

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