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眉小字
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

正邦作保拟IPO:“输血”关联公司正邦科技5亿,后者深陷资金危机
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22-09-30 09:39作者:冯圆圆来源:搜狐财经

  9月26日盘后,恒银科技(603106.SH)公告,其购买的理财产品长安信托逾期未兑付,仅收到63.67万元的投资收益,而本金1500万元及剩余投资收益均未收到。

  信托产品的融资方为正邦集团有限公司,正是上市公司正邦科技(002157.SZ)的控股股东。据披露,该产品违约主要是受“猪周期”影响,正邦集团近期因流动资金紧张,导致信托产品发生逾期未兑付情形。

  今年以来,正邦科技受猪周期影响,业绩大幅下滑,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,正邦科合计亏损超过230亿元,远超过去10年的累计净利润。

  今年以来,正邦科技陆续出售、转让旗下子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权,据不完全统计,正邦科技已转让了21家子公司的股权。

  面对日益凸显的资金问题,实控人林印孙和正邦集团也在努力“自救”。

  同为林印孙控制的江西正邦作物保护股份有限公司准备冲刺A股,据其9月7日报送的招股说明书披露,过去几年,江西正邦作物保护股份有限公司通过资金拆借、分红等方式,向正邦科技“输血”。

  需要关注的是,如正邦作保IPO成功后,又能否与正邦科技等关联方有效“隔离”?

  1500万理财“踩坑”,牵出正邦科技

  9月26日盘后,恒银科技公告称,其于2021年9月10日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长安信托”)的“长安宁—盈祥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,到期日为2022年9月9日,截至公告日,恒银科技共计收到该产品投资收益63.67万元,本金1500万元及剩余投资收益到期未兑付。

  据披露,恒银科技购买长安信托发行的“长安宁—盈祥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,金额为1500万元,期限12个月,预期年化收益率8.00%。

  据公告内容,正邦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正邦集团”)以其持有的江西正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正邦科技”)股票作为质押担保,同时江西永联农业控股有限公司(下称“江西永联”)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。该委托理财的具体资金投向为用于正邦集团发放流动资金贷款。

  2022年9月6日,恒银科技收悉长安信托“长安宁—盈祥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临时公告,主要内容为融资方正邦集团未按照《长安宁—盈祥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贷款合同》及补充协议的约定如期履行还款义务,已造成信托计划逾期。该信托产品逾期的原因为,受“猪周期”影响,正邦集团近期因流动资金紧张,导致信托产品发生逾期未兑付情形。

  目前,长安信托已冻结正邦集团持有的正邦科技非限售流通股股票6762万股,并已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完成执行案件的立案,目前正在强制执行中。

  一年亏掉10年的利润

  年初以来,正邦科技便风波不断。从商票逾期、大股东被迫平仓减持,到代养断粮风波,种种事件均指向了正邦科技的资金链。

  2022年上半年,正邦科技实现营业总收入100.78亿元,同比下降62.23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-42.86亿元,同比减少199.68%。

  据正邦科技解释,营业收入的下滑主要是受生猪行情影响,正邦科技缩减规模,生猪出栏量减少,导致收入大幅下降。

  2022年上半年,正邦科技生猪出栏共计484.52万头,同比下降30.75%,商品猪销售均价12.74元/公斤,同比下降37.49%。

  持续的亏损也拖累了正邦科技的现金流。财报显示,截至2022年上半年,正邦科技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-11.98亿元,投资性现金流量净额-4.5亿元,筹资性现金流量净额0.81亿元,均为“入不敷出”状态。

  回顾正邦科技今年来的动作,猪价高位时的激进扩张遭遇了处于波谷的“猪周期”,加剧了正邦科技的资金压力。

  从猪肉价格来看,公开资料显示,2018年猪肉价格从16元/千克涨至2019年末的56元/千克,涨幅250%,为历次猪周期的最大涨幅。2021年初,猪肉价格持续下降。

  2014-2019年,正邦科技通过并购、新建等方式,新增产能、扩大规模。从数据来看,2014-2019年,正邦科技固定资产余额从30.52亿元大幅攀升至98.95亿元;在建工程由9.41亿元增加至36.98亿元。

  2019年,非瘟疫情并未减缓正邦科技扩张步伐。2019年以来,正邦科技向大股东定增近10亿元,发行不超过16亿元可转债,获得控股股东临时性借款额度48亿元。

  2020年6月30日,正邦科技公告拟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80亿元,其中,大股东认购比例超过90%,募集资金40%将用于扩张生猪养殖业务。

  随着经营规模的扩大以及项目建设的推进,正邦科技的负债规模也不断增长。同花顺数据显示,2014-2021年,正邦科技的流动负债从29.43亿元飙升至315.73亿元,非流动负债从19.47亿元上涨至115.49亿元。截至2021年底,正邦科技负债合计高达431.21亿元。

  从猪肉价格来看,从2018年中的16元/千克涨至2019年末的56元/千克,涨幅250%,为历次猪周期的最大涨幅。2021年初,猪肉价格持续下降。

  数据显示,2010-2020年,10年间正邦科技实现归母净利润共计96.77亿元,2021年正邦科技业绩巨亏188.19亿元,几乎是正邦科技前10年归母净利润总和的两倍。

  今年上半年正邦科技再度亏损42.86亿元,短短一年半,正邦科技已巨亏超过230亿元。

  据同花顺统计今年以来,正邦科技已公告转让了21家控股子公司的全部或部分股权。

  关联方拟上市“输血”?

  面对日益凸显的资金问题,林印孙和正邦集团也在努力“自救”。

  目前,林印孙正推动旗下江西正邦作物保护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正邦作保”)冲刺A股。而在冲刺IPO前,正邦作保已通过拆借、代贴现、分红等多种手段向正邦科技“输血”数亿元。

  招股书显示,2019年度,正邦作保作为正邦科技子公司期间,资金拆借净额1.71亿元。据正邦作保披露,主要是上市公司资金集中调度管理要求引起,且未计提相应利息。

  2019年1月,正邦作保向当时的唯一股东正邦科技分配约2.6亿元(含税)现金股利。仅仅10个月后,2019年11月,正邦作保再度分红,向正邦科技分配0.96亿元(含税)现金股利。

  综合来看,在不到一年时间里,正邦作保向正邦科技派发红利合计3.56亿元。

  从招股说明书来看,正邦作保频频向关联方“输血”,如正邦作保IPO成功后,又能否与正邦科技等关联方有效“隔离”?

  另据招股书披露,2020年5月,为满足资金需求,正邦作保协助江西永联进行票据贴现,金额为1亿元。具体而言,正邦作保向银行贴现后,将贴现净额支付给江西永联,贴现手续费由江西永联承担。股权上,江西永联为正邦作保控股股东。

  另一方面,如今正邦科技深陷“猪周期”困境,截至2022年6月30日,正邦科技的资产负债率已高达102.88%,相较于去年同期的68.57%大幅提升。

  与此同时,账面资金也大幅缩水,截至2022年上半年,正邦科技账面货币资金为18.76亿元,而去年同期正邦科技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为89.9亿元。

  对于关联方的债务问题,正邦作保也在今年9月7日递交的招股说明书中表示“正邦科技的大额亏损影响了江西永联和正邦集团的资产、负债结构,造成其存在一定的债务偿还风险。若正邦科技面临的经营环境无法有力改善,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无法迅速采取有效应对措施,则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可能面临信用状况恶化、重大债务清偿危机或债务被强制执行等,公司将因此受到潜在不利影响。”


website qrcode

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